Mitosho

超————杂食

便条(cp轰出)

*把便条重新写了当做复健


轰焦冻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家里一片漆黑,轰焦冻伸手打开了玄关的灯,柔和的灯光令这黑夜有了些许温暖,屋子里静过头了。


轰焦冻轻轻地道了一声我回来了,即使无人应答,这是他跟这个家另一位主人的约定。


“这样才会有回家了的感觉啊。”那个眸子似是春水般柔和的青年曾如是说到。


轰焦冻想着爱人,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前,打开门发现屋子里没有人,虽然有些失落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口子都是英雄,从来都是聚少离多,话虽这么说,还是不可避免有些寂寞。


轰焦冻走进厨房想要给自己简单准备一点吃食时,发现餐桌上有做好的饭菜和一张字迹模糊的便条,他拿起便条,轻易地识别出绿谷出久的字迹:


To Shoto:


饭菜是中午做好的吃的时候记得热一热!我接到紧急任务可能今晚回不了家了,所以不用等我啦!


饭菜一定要记得热哦!不许偷懒吃凉的!


也不许喝太多咖啡!要好好地休息!


Izuku


在署名下面有个十分可爱的自画像,比内容的笔迹要清楚一点。


看着便条就仿佛看到了那个绿发青年一脸说教的表情,两颊的雀斑随着主人的话语一动一动的,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面盛满对他的爱。


而这种时候轰焦冻会答应他然后亲上去,下次再犯。


我错了,下次还敢。(轰焦冻动作,绿谷出久限定)


想着爱人的嘱咐,轰焦冻端起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又盛好米饭。满脑子都是绿谷出久,走神的结果就是拿出菜的时候被烫了一下手。


他想,如果出久在的话,一定会一边责怪他不小心一边把他的手含进嘴里。


当然,如果他的手敢在这种时候乱动的话,除了可以欣赏到一张色气的脸,还有就是能得到他爱人赋予的爱的印记——一个不舍得使劲的轻轻的牙印。


吃好了饭,轰焦冻冲了个澡,本应十分困倦沾床就睡着的,他的思绪全被不在身边的恋人所占据,索性开了电视,听听新闻催眠。


“英雄焦冻又一次出色地解决了事件,不愧是他!”


“英雄爆心地又一次吓到了小朋友,不愧是眼角上挑八十度的男人!”


“英雄轻灵又一次在救援行动中起到重要作用,不愧是我们的女神!”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轰焦冻揉了揉太阳穴,困意倒是渐渐袭来,没一会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只剩下电视里还在絮絮不停。


“……最后,是英雄人偶。今天是英雄人偶殉职的第三年,让我们为这位当之无愧的,真正的英雄,默哀。”


梦里,奄奄一息的绿谷出久用尽力气抬手想要触碰到轰焦冻的脸颊,却无力地落下,只能露出最后一个笑容,努力说到:


“我爱你。”


*那个自画像是轰轰欺骗自己久久还活着画上的。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