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osho

超————杂食

[训练表格]胜出(中)

.这么短的东西还让我搞出了上中下,废了废了
.也许是因为上课摸鱼所以才被雨浇...下雨骑车真的一点也不爽!
.我以后会好好看天气预报好好带雨伞的qwq
.什么语气都可以请给我意见或者建议!谢谢你们www
.阅读愉快w








“喂Deku!你在干什么呢。”

绿谷听到声响被吓了一跳,慌慌张张想解释却又想先把作业本捡起来,而这样的结果就是,

绿谷给刚进门的爆豪鞠了一躬,大喊了一声下午好。

带敬语的那种。

爆豪:???啥玩意儿啊

一个大鞠躬把原本听说自己幼驯染来家里时有些不爽的爆豪搞得一愣。
爆豪看着这个标准的鞠躬又想起刚刚自家老太婆一巴掌糊在他头上让他好好招待这个书呆子,别再欺负人家的话,皱了皱眉头,难得语气好了一些(相较于平常而言)对着僵硬的绿谷说到:“起来!把你破烂的本捡起来,别弄脏我地板。”

虽然语气缓和了点...但是吐出的字仍旧还是很有爆豪风格。

绿谷听到爆豪的话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时,先偷偷抬起眼瞄了一下爆豪的表情,呜哇果然是十分不耐烦,绿谷这么想着,动作利索地捡起本直起身,对着倚在门旁瞪着他的爆豪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有些抱歉意味的笑。

绿谷希望爆豪不要生气。

爆豪胜己却因为他这傻兮兮的笑容生了脾气,就知道傻不拉几的笑,丑死了。他翻了个白眼儿,活动了一下手腕,从门旁移动到屋子里,看到那个傻笑的书呆子脸上瞬间变成有些恐惧的神情,心情一下子又好了些。

“你到这是给我添堵的吗?”爆豪问。

绿谷睁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少年不太明显的喉结随着动了动,他知道自己幼驯染这句话什么意思,语气有些弱却很快速地开口,“那个...小胜我有一道题不太明白,想让你教我一下。”

爆豪胜己伸出手,夺过几经蹂躏的本子,翻开的时候弄出夸张的哗啦啦的纸张声,看似漫不经心其实非常认真地在读题,过了一会随手抓起笔列了几个公式,把本扔回给正在接爆豪光己手中饮料的绿谷出久。绿谷出久因为一时没反应过来,被本子砸中了头,本子又一次掉在地上,绿谷的脑门上多出一个红色的痕迹。

“胜己你又欺负人家出久!快道歉!!”
“我没事啦伯母!不是小胜的错,是我自己没接住...”
“嘁!我才不道歉!他都说了是他的问题,凭什么要我道歉啊臭老太婆!”

绿谷出久弯腰捡起本子,温和地劝着发怒的爆豪太太,看着她先是“咣”一声地关上爆豪胜己的房门,又面带歉意跟自己道歉,最后把自己送出门。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转身往家走,边走边翻着本,到最后一页时,他站住了脚,定定地看了一会,突然就跑了起来。那双墨绿的眼睛充满了坚定与希望。

爆豪胜己在楼上透过窗户盯着那个瘦小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合上眼,藏起来那双猩红的眼睛。过了一会带着满脸的嫌弃动作粗暴地伸手在桌上抓了一个本,边想边写,有时用笔使劲的划去什么,甚至听得到纸的悲鸣。随着呲剌一声,那页纸被爆豪扯了下来,拍在了桌子上,本子被放回原处。爆豪本人用胳膊挡住眼,暗骂了一声。

绿谷出久回到家里,先把作业本上的题目按照爆豪给的思路理了一遍,又找了几道类似的题目练习,才满意的合上本。
但是绿谷没有把本收起来,他盯着这个本,盯着本上自己的手。脸上原本解决问题的笑容也渐渐消失,换上一副严肃混杂着坚定又有一些难以看出的悲伤的表情。然后,他翻开了本的最后一页。

那一页有着匆忙的字迹,画着一个粗糙的表格,但清晰明了,那是绿谷在爆豪房间里抄下来的,是爆豪的训练表格。

评论(2)

热度(14)